牛刀传媒官网

水浒:藏在饭局里的秘密,是你我绕不过的坎

 二维码 95
发表时间:2022-11-17 20:55

饭局是套路,四四方方一张桌,形形色色几个人,故事都藏在酒里。

《水浒》就是以一场饭局开始,以另一场饭局结束,中间的过程依然是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。从吴用带着晁盖的银子去石碣村找阮小二、阮小五、阮小七的那一刻,便拉开了好汉聚义的序幕 ,这便是《水浒》故事的起点,而这个起点恰恰是从一场饭局开始。

 饭局

湖边的酒店,风景如画,凉风习习,显然是待客休闲的最佳场所。吴用在此地和阮氏三兄弟相见,按照书中记载:四盘蔬菜,一桶酒,新宰的一头黄牛,花糕似的好肥肉。这酒席虽比不上宋江在浔阳楼的那桌,但也足够丰盛了。宋江是有钱人,他请的是监狱领导戴宗和临时工李逵,所以要讲究档次和台面。吴用则不同,吃饭的银子还是晁盖赞助的(原文说:吴用向晁盖“讨”了银子),请的是阮家三兄弟,他们都是底层老百姓,能吃饱喝足就不错了。可见,请客也是个学问,客人、时间、地点,饭后娱乐项目安排,都是藏在饭局中。

一切场景都安排好了,差不多要引入正题了。阮氏三兄弟询问吴用来石碣村的何干?吴用言说他在财主家当一个门馆,需要10几条大鲤鱼(每条10斤以上)。吴用应该是暗中调查了的,明知道这事阮家弟兄办不到。吴用的这一要求,果然戳中阮家弟兄软肋,他们只好说这事办不成。可能是关系不太熟,抑或是有难言之隐,彼此间显得有些陌生,吴用抛开的话题,阮家弟兄模糊回答,谈话不了了之,双方未动真格。

 饭局

为了再次拉近关系,拉他们下水,吴用二次请客,由于接下来谈论的事情涉及保密性,吴用把饭局安排在阮小二家后面的水亭上,四人搞了个篝火夜宵,一坛酒,一对大鸡,二十斤牛肉。这一次阮家弟兄喝嗨了,吴用抓住机会,又一次抛开话题:要每条10斤以上的大鱼。

酒真是个好东西,在此催化下,阮家弟兄说出了自己的苦衷,原来石碣村和梁山一洼之水,以王伦为首的一伙强人把梁山水域垄断,大鱼全部跑他们那里去了,石碣村只有小鱼。故事本身很简单,但意思很明显,有人断了他们的财路,阮家弟兄日子过的很苦闷,言下之意,急于摆脱困境,苦于眼下没有出路。

阮家弟兄亮了底牌,吴用也就不藏着了,他试探性地问阮氏弟兄,有什么想法,想不想发财,敢不敢做事。阮氏弟兄一吐为快,天不怕,地不怕,只要能发家致富即可,穷日子过的太久了非常羡慕那些开豪车、住别墅、玩美女,吃山珍海味的大咖。他们最大的问题是,没有好项目,没有人赏识,空有本领,英雄无用武之地。(”阮小五道:“他们不怕天,不怕地,不怕官司,论称分金银,异样穿绸缎,成瓮吃酒,大块吃肉,如何不快活!我们兄弟三个空有一身本事,怎地学得他们!”——《水浒》第十五回”)

 饭局

吴用小试牛刀,阮氏兄弟和盘托出,掌握了他们心里,下一步就是拉下水。吴用必须找到突破口,可还未等吴用开口,阮家弟兄已经完全暴露了他们的心理。

阮小二道:“如今该管官司无甚分晓,一片糊涂,千万犯了弥天大罪的倒是没事。我们弟兄不能快活,若是但有人带掣我们的,去了罢了。阮小五道:“我也是常常这般思量,我弟兄三个的本事,又不是不如别人,谁是识我们的!”——《水浒》第十五回

太耿直,太豪爽,没有心眼的人最好骗,阮氏弟兄没等吴用骗他们,自己先交了底,吴用喜出望外,石碣村不虚此行,目的眼看就要达到了。(“吴用听了,暗暗地欢喜道:“正好用计了”——《水浒》第十五回”)

为了保险期间,让阮家兄弟服服帖帖地下水,吴用搬出了一个大咖:晁盖。阮小二说,他们有本事,想做大事,只可惜没有人带掣他们,阮小五说,他也这样想的,可惜无人识得他们。而吴用正好给他们送去一副良药:晁盖。偏偏晁盖不但想带掣他们,还想结交他们,这对阮氏弟兄而言,简直是天赐良机。吴用搬出晁盖来说服阮氏弟兄,这叫举例论证,每当有人拉我们去干某个项目时,通常都要搬出一个牛逼的人物,以此说明该项目的可行性和真实性,这也是亘古不变的骗术之一。

 饭局

吴用成功拉阮氏弟兄下水,才有了七星聚义,“智取生辰纲”,拉开了《水浒》的序幕,所以说《水浒》故事是从一场饭局开始,中间的故事多处呈现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的场面,至于结束,也是如此,宋江在重阳节那场宴会上,通过吟唱他的那首《西江月》的词,正式提出了梁山诏安的政治纲领,而梁山好汉的诏安也预示着《水浒》的结束。所以,金圣叹的版本只有70回,而省去了诏安后的故事情节。

饭局,是水浒的开始,更是过程,也是结束。


Niudao.TV  Design
咨询:13924016319|13922348713
关于我们           服务案例          新闻中心       在线商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