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不会唱歌的设计师,不是好的高杆茶

2021-11-03 15:40老伍
 
二维码
6

一个不会唱歌的设计师,不是好的高杆茶

图片1.png

本文的著作权和法律责任归属

作者:老伍

编辑:老伍

芳村老茶骨的作者群里,什么样的人精都有。“一个上海妹,居然会用纯正的粤语唱香港老歌。”老伍在群里说。
“哦,我知道,这个人叫做姚璎格。”一个老兄马上接口。
“我还知道这歌手原来是个服装设计师,半路出家的发烧女声。”另一位不甘示弱。
“她练习歌词的读音是专业的,同我们聊天她肯定不行!我打嘅哩嘀字,佢识睇得明咩?睇得明我就请佢饮茶!”不服气的人总有的!“老师是不是人生第一次做别人的粉丝?”——这话,问到了点子上,倒还真是的。我想不承认都不行。
“对对,老师带我去找她签个名,我聊两句就知道她会不会讲白话了,真聊得下来,我请她喝高杆。”本来想跟他赌一把的,但一想,前天,风林文化的毛总跟我说,这几天没时间跟我喝茶,要去昆明参加视听展。格格要出场,现场签售唱片。==我=叫=分=隔=线=可=爱=的=分=隔=线==20日,风林文化的毛总发了个朋友圈:


昨晚抵达洱海双廊古镇,今天流连在双廊古镇,参观了杨丽萍老师的太阳宫。一行开车绕洱海一周,小普陀、大理古城、喜洲古镇真是令人流连忘返,明天安静的在双廊古镇赖上一天,后天就回到昆明干活了。此行最大的感悟是在太阳宫总结的:人家的这叫生活,我们的只能叫活着。朋友圈

21日,毛总又发了个朋友圈:

再发️2毛钱的呆就离开洱海和双廊回归凡尘,人们趋之若鹜的大理确实令人流连忘返;不愧是:下关风、上关花、苍山雪、洱海月。还是那句话:等我有钱了,来洱海边专业发呆……

朋友圈

21日,我去到芳村洞企石路逛了一圈,到六山缘的时候,太阳都下班回家休息了。
看到毛总的朋友圈,发个微信问:你天天发喝茶照,明天返到昆明招待朋友,手上还有茶么?
毛总说:好像还有一点点……可能省着点够用。老伍大笑:打瞌睡的,小心点,天上掉枕头了!只因为老伍刚到六山缘公司,就看到了公司刚刚收到了来自工厂的一个茶版,“战象”。大象,西双版纳人民热爱的大象,寓意着和平,象征着吉祥和力量——大象,它要出征,出征的重任,是战胜疫情,所以,这个茶叫做“战象”。
我跟顺丰小哥联系上了,连夜将这个茶版给寄了去昆明。可惜,等到顺丰小哥上门来收的时候,顺丰的芳村市场发货到中转站的车都走了,所以,这个茶只好今天才赶到了展会。还好,刚好赶上时候!23日是开幕的好日子,“战象”在上午就飞到了!
这是姚璎格的摄影作品,设计师出身的跨界专业歌手,你想不服都不行。是吧?不管是文学还是艺术,都是一脉相通的。
把到了这“脉”的人,现在的话叫做“斜杠”。用孔夫子的原话叫做“君子不器”——一个君子,心怀天下,不会像器具那样,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。器者,形也。有形即有度,有度必满盈。故君子之思不器,君子之行不器,君子之量不器。要成为“不器”的君子,就不能局限于自己熟悉的一亩三分地。这个来自上海的小妞,看来是领会了孔夫子的教导。
为什么老伍明明只有一个茶版,非要抢来了寄去?
这并非因为老伍吝啬,而是,有道理的:“战象”的原料,来自勐海的国有林。国有林就是没有分配给茶农管理的原始森林,但茶区的国有林里还是长着茶树的。这些茶树,用不着经过人工管理的,它们是自然生长出来的。为了在密密层层的森林里吸收更多的阳光,获得生存的权利,这些茶树努力向上生长,成为了奇特的“高杆”古茶。
国有林里的“高杆”,特点就是:自然生长。
它们只有“负势竞上,互相轩邈”,才能获取足够的阳光雨露。故此,“高杆”是天生天养、不可多得的好茶。姚璎格,一个从服装设计师“半路出家”而来的发烧女声歌手,特点也是:自然生长。格格,她的声线醇厚,温润,她是歌手里的“高杆”!


昵称:
内容:
提交评论